中國高等教育學會

當前位置:中國高等教育學會 > 高教視點

張煒:中美兩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比較與啟示

作者:中國高等教育學會   時間:2019-05-13

西北工業大學黨委書記、教授,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副會長張煒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發展更加公平更有質量的教育。博士研究生教育是學歷教育的最高層次,對于公平和質量的要求更加受到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2018年8月,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下發《關于高等學校加快“雙一流”建設的指導意見》,提出適度擴大博士研究生規模,加快發展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適度提高優秀應屆本科畢業生直接攻讀博士學位的比例。這樣一個要求,符合加快教育現代化、建設高等教育強國的要求,但也再次引發熱議,特別是關于我國“博士研究生規模全球第一”“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數量世界第一”等說法又被翻出來進行炒作。筆者從2003年開始就對上述說法提出不同意見,近期又依據美國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CES)新的統計口徑和數據,比較了中美兩國博士學位授予的規模與結構,同時也簡要介紹了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量,本研究著重對后一個問題再做介紹和討論。
  一、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量
  進入21世紀,關于美國“具有博士學位授予權的高校236所”,僅“有6%的大學可以授博士學位”等觀點頗有影響,并以此推論,中國已成為世界上博士學位授予單位最多的國家;從授予博士學位的大學所占高校總數的比例看,中國是美國的2倍,還引發一些國外文獻的誤導。上述觀點往往以美國“卡內基高等教育機構分類”結果作為依據,顯得頗具權威性,但多未深究其中緣由,也未注意到NCES的不同統計口徑,以及后來對于統計口徑所作的調整與數據更新。
  (一)2000版“卡內基高等教育機構分類”
  該分類方法,將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分為6個類別18種類型,其中博士學位授予高校(doctorate-granting institutions)有兩種類型:博士/研究型大學-廣博類(doctoral/research universities-extensive)151所、博士/研究型大學-密集類(doctoral/research universities-intensive)110所。NCES的部分指標和數據也采用此統計口徑。由此,美國可以授予博士學位的大學只有200多所的說法,似乎有權威數據支撐和資料來源。
  但是,引用國外文獻,不能只從字面翻譯過來的中文意思去理解,而要看原文的定義和內涵。在2000版卡內基分類中,博士/研究型大學-廣博類特指每年至少在15個學科領域授予50個以上博士學位的大學;而博士/研究型大學-密集類特指除上述高校之外,每年至少在3個以上的學科領域授予至少10個博士學位或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的總數不少于20個的大學。
  這樣一個分類標準說明,除了上述兩類261所大學之外,美國還有一些高校雖然也授予博士學位,但由于所授學位的學科數或學位數量未能達到上述標準,而沒有被統計在內。


  從表1可以看出,2000年美國授予學術博士學位的高校528所,是上述卡內基數據的兩倍。其中,43.18%的高校授予學術博士數量在20人及其以下,因而有相當一部分達不到卡內基分類標準的要求,沒有被統計在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之列。

  根據Nettles和Millett引用的相關統計數據,到1964年,美國授予學術博士學位的高校就已超過200所;1981年又超過了400所,(見圖1)遠遠高于2000版“卡內基高等教育機構分類”給出的數據。

  由此可見,在美國卡內基分類和NCES統計數據中,博士學位授予高校(doctorate-granting institutions)的統計口徑和涵蓋范圍,并不等同于中國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范疇。我國只看有無博士授予權,而卡內基分類還與高校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的學科數量及學位規模密切相關,如果用這兩組數據進行直接比較,就可能得出錯誤結論。實際上,NCES的統計數據中,有一個統計指標,即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institutions awarding doctor’s degrees)與我國博士學位授予單位的概念相近。1999—2000學年,美國有該類高校535所,占到當年獲得認證高校總量的13.10%,二者均為一些國內文獻給出數據的兩倍。同時,上述數據也略高于Nettles和Millett給出的學術博士授予高校(528所)的規模。
  (二)2005版“卡內基高等教育機構分類”
  新版在分類方法和標準上做了調整。在方法上,首先對開展研究生教育的高校進行了單獨分類;在標準上,適度考慮了部分授予博士學位數量較少及單一學科領域的高校。
  按照新的分類方法,美國有博士學位授予高校(doctorate-granting institutions)409所。因此,即使采用卡內基的分類數據,關于美國只有200多所高校能夠授予博士學位的數據也早已過時。需要注意的是,卡內基2000與2005兩個版本中數量的差異,部分由于分類方法和標準的變動,而不是在5年內美國授予博士學位高校的數量實際上就增加了140多所。
  同樣,也不能以此認為美國只有409所高校授予博士學位,因為2005版卡內基高等教育機構分類仍然有一些條件要求,一些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還是被排除在外。根據NCES的數據,2004—2005學年,美國授予博士學位的高校(institutions awarding doctor’s degrees)有596所,占到當年獲得認證高校總量的14.14%,分別比5年前增加了61所和提高了1個百分點。
  (三)NCES的新統計口徑
  NCES自2008—2009學年開始,重新界定博士學位的類別和劃分辦法,在《2011年教育統計摘要》中開始采用新的統計口徑,并對一些歷史數據做了調整和修正。
  按照NCES新的統計口徑,博士學位(doctor’s degree)分為三類:學術型(research/ scholarship)、專業型(professional practice)和其他博士學位(other doctor’s degrees)。
  1. 學術博士學位是哲學博士(Ph.D.)或完成了其他高于碩士水平高級工作的博士學位,要求基于獨創性研究準備和答辯博士論文,或者策劃和實施獨創性研究項目來證明自己擁有藝術的或學術的實質性成就。根據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學科設置,學術博士學位還可能包括下列或其他一些學位,如教育學博士學位(Ed.D.)、音樂學博士學位(D.M.A.)、工商管理博士學位(D.B.A.)、理學博士學位(D.Sc.)、文學博士學位(D.A.)或醫學博士學位(D.M.)。
  2. 專業博士學位授予那些完成了專業培養計劃的學生,該計劃提供知識和技能教育,以滿足從事一些專業崗位的許可、資格或證書的要求。該學位要求的學習時間包括專業前學習和專業學習,相當于全日制6學年。此類博士學位中的一些學位過去曾歸類為第一級專業學位(FPD)。根據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學科設置,專業博士學位可能包括下列或其他一些學位,如背脊推拿博士學位(D.C./D.C.M.)、牙科博士學位(D.D.S./D.M.D.)、法律博士學位(L.L.B./J.D.)、臨床醫學博士學位(M.D.)、眼科博士學位(O.D.)、骨科博士學位(D.O.)、藥劑博士學位(Pharm.D.)、足科博士學位(D.P.M./Pod.D./P.P.)、獸醫博士學位(D.V.M.)。
  3. 其他博士學位包括不能滿足上述學術博士學位或專業博士學位定義的博士學位。2008—2009學年授予的博士學位,按照此前沿用的統計口徑,在《2010年教育統計摘要》中為67 716個,但按照新的統計口徑,《2011年教育統計摘要》中及以后歷年的統計數據變為154 425個,是原來數據的2.28倍。
  二、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特征
  如上所述,按照新的統計口徑,美國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翻了一番還要多,“進一步凸顯中美在博士總體規模上的差距”。同時,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據也發生了改變。
  (一)高校數量
  盡管NCES對于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量,在新口徑下沒有進行回溯調整,但通過相鄰學年的數據,可以進行縱向比較。2009—2010學年,新口徑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817所,比上一學年的老口徑增加了80所,增幅為近40年中最高。(見圖2)這既有該學年授予博士學位高校的實際增加,也有統計口徑調整的結果,即一些僅授予第一級專業學位的高校開始被統計在內。

  2015—2016學年,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達981所,如果不考慮統計口徑變化的因素,與1987—1988學年相比翻了一番多,年均增加19.11所。其間,除了3年之外,都是逐年增加,但增速波動明顯。在1988—1989學年至1993—1994學年期間增速較慢,年均增加6.64所;而在2004—2005學年至2008—2009學年期間增速較快,年均增加33.80所,二者相差5.10倍。采用新的統計口徑后,2010—2011學年至2015—2016學年,博士學位授予高校增加了164所,年均增加27.33所。
  (二)高校類型
  2009—2010學年,新口徑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公立高校比上一學年增加了13所,而私立高校增加了67所,這可能與一些單一授予專業博士學位的高校,特別是教會大學納入統計范圍有關。同時,新口徑對于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營利性私立高校的數量開始單獨統計,2009—2010學年有37所,占到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總量的4.53%;2015—2016學年,該比例又提高了2.30個百分點。在此期間,營利性私立高校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年均遞增10.40%,而公立高校與非營利私立高校年均增長都不到3%,其中緣由有待進一步研究。
  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私立高校的比例一直較大,并呈現出不斷擴大的趨勢,1987—1988學年占54.04%,2015—2016學年提高到65.55%。2009—2010學年至2015—2016學年期間,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公立高校增加了48所,非營利私立高校增加86所,營利性私立高校增加30所,分別達到338所、576所和67所。
  2015—2016學年,美國4 583所獲得認證的高校中,有2 759所高校授予副學士學位(占60.20%),2 447所授予學士學位(占53.39%)、1 920所授予碩士學位(占41.89%)、981所授予博士學位(占21.41%)。與2009—2010學年同口徑相比,副學士學位授予高校占比下降2.96個百分點,其他三類高校依次提高了0.07、1.33、3.23個百分點。
  因此,美國平均每5所高校中就有2所能夠授予碩士學位、有1所能夠授予博士學位。同時,該學年有4年制本科高校3 004所,其中每3所高校就有2所可以授予碩士學位、1所可以授予博士學位。
  (三)高校規模
  美國學術博士授予高校的規模差異較大。(見表2)2000年,盡管授予學術博士學位超過百人的高校僅占1/4,但卻授予了3/4以上的學術博士學位,是美國學術博士教育的主要承擔者。

  2015—2016學年,美國授予博士學位數量排前60位的高校中,授予博士學位700個以下的4所,700~800個的15所,有27所高校授予博士學位超過1 000個。
  相比較,公立高校的校均博士學位授予的擴張速度高于私立高校。這樣一種變化趨勢在新的統計口徑下依然持續,使得公立高校與私立高校的校均授予學術博士學位數量差距進一步拉大。2009—2010學年至2015—2016學年期間,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公立高校占比進一步降低,而在此期間公立高校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反超私立高校,使得公立高校與私立高校之間,在校均授予博士學位規模方面的差距進一步拉大。
  在新口徑下,2009—2010學年,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校均授予博士學位為194.11個。其中,公立高校校均授予博士學位271.74個,非營利私立高校校均153.41個,營利性私立高校校均124.68個。因此,盡管該學年授予博士學位的公立高校數僅占1/3,但授予博士學位的人數卻占到近一半。2015—2016學年,校均授予博士學位下降到181.31個,三類高校的校均規模均有所下降,但公立高校下降幅度較小。同時,下降的原因并非由于授予博士學位的總量減小,而是因為新增博士學位授權高校的速度高于授予博士學位的增速。
  (四)高校學科
  2014—2015學年,在NCES公布的授予博士學位29個學科領域中,有17個學科領域的博士學位授予高校超過百所。(見表3)

  1. 自然科學和新興交叉學科領域的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中,公立高校占絕大多數。另外,社會科學領域的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也以公立高校為主。
  2. 在健康與相關專業、法律專業與研究、哲學與宗教研究等傳統專業學科領域,非營利私立高校較多,神學與宗教職業學科的博士學位授予高校幾乎都集中在非營利私立高校。
  3. 營利性私立高校的學科領域比較有限,除了計算機與信息科學學科之外,較少涉及自然科學技術領域。
  這樣一個學科領域布局,人才市場需求和辦學投入產出比可能是重要考量。
  近年來,美國國內關于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高層次人才培養討論熱烈,有觀點認為這會影響其國家安全和全球競爭力。一方面,STEM人才供不應求;另一方面,有的私立高校又不太愿意開辦相關學科專業,加之有的美國學生還不愿學這些學科專業,使得數量有限的畢業生中外國留學生占有較大的比例。如2015—2016學年,美國授予工學博士   10 209個,其中55.97%授予非美國公民。這又反過來會影響美國高校在STEM領域培養博士的決策。
  三、比較與啟示
  關于我國博士研究生教育的數據統計和情況調研,教育部“教育統計數據”中有一些資料。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做了大量工作,特別是在紀念學位制度實施30年之際公布了一批數據。王戰軍教授主持每年發布《中國研究生教育質量年度報告》《中國研究生教育研究進展報告》,數據資料比較詳實,對于開展比較研究很有幫助。
  (一)比較
  1. 授權單位。1990年、2000年和2009年,我國博士授予高校的數量分別為199所、216所和291所,加上科研院所和黨校,博士授予單位的數量分別為248個、303個和347個。因此,我國博士授予單位的數量遠遠低于美國同期的水平。即使不考慮第一級專業學位的因素,1990年,我國博士學位授予單位數僅為美國的54.15%, 2009年下降到不及美國的一半。(見圖3)此后,我國博士學位授權單位數量變化不大,而美國又增加了244個,增幅達到33.11%,兩國間的差距進一步拉大。

  2016年,我國共有研究生培養單位793個(其中一半以上可能沒有博士授予權),其中普通高校576個、科研機構217個,二者合計比美國同年博士授予高校的數量還要少183個。
  從博士授權單位占比看,2009年我國普通高校 2 305所,其中博士授予高校占到12.62%,即使加上科研院所和黨校,占比也只有14.70%,低于同年美國學術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占比2個百分點。近年來,伴隨美國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占比超過1/5,兩國間的差距還在不斷拉大。
  2. 校均規模。1990年至2009年,我國博士授予單位的數量僅增加了99個,但授予博士學位數量增長了22.37倍,平均每個授權單位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從8.58個增加到143.22個,增長了15.69倍,證實了關于我國博士研究生教育規模增長“首先也是依靠校均規模的擴大,其次才是博士授予單位的增加”的判斷,這也與我國高校擴招的路徑相似。
  同期,美國學術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量增加了60.92%,而授予學術博士學位的數量增加了76.48%,校均授予博士學位的數量增幅為9.67%。2009—2010學年,新口徑下,美國校均授予博士學位194.11個,校均規模高于我國。
  2015年,我國有9所高校的博士畢業生超過千人,北京大學列第10位,為983人,前10所大學校均博士畢業生1 134人,同比為美國同期的69.46%。但與此同時,上述10所高校占到我國博士畢業生總量的21.08%,而同期美國授予博士學位最多的10所大學僅占9.14%,說明我國博士教育集中度較高,進一步凸顯了我國博士研究生教育規模與結構的矛盾。
  3. 民辦教育。美國有一批私立高校歷史較長、實力雄厚,擔起了博士研究生教育的“半邊天”。我國民辦高等教育已經健康發展30多年,應認真論證民辦高校培養博士的現有“短板”和存在問題,積極創造條件和做好準備。待符合標準時,建議在已經獲得碩士授予權的民辦高校開展試點培養博士,也可鼓勵民辦高校與現有博士學位授予單位聯合共建博士點、聯合培養博士生。
  (二)啟示
  2019年兩會期間,關于中美博士研究生教育比較的觀點獲得媒體報道。筆者持續介紹和討論美國博士研究生教育,主要針對采用美國失真數據的觀點而提出不同意見,希望澄清有關事實,同時提出相關建議。
  1. 應深入開展比較教育研究。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不能簡單地以“我們不能學美國”“不能一切都與美國相比”,就不去弄清楚兩國教育的異同,反而給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提供了散布的空間,甚至給照搬照抄美國的主張留下了誤導的依據。
  2. 應增強科學研究水平。加強定量研究,用數據說話已經得到很多文獻的重視。但是,由于語言的差異,一個術語翻譯為另一種語言后,未必語義就相同,應仔細查看術語的定義,且不可望文生義、生搬硬套。NCES統計數據中,“doctorate-granting institutions”與“institutions awarding doctor’s degrees”翻譯為中文,都可以是“博士學位授予高校”,但其定義卻有很大差異,二者的數值相差巨大。如僅僅滿足于根據字面翻譯的中文詞義,進行討論或理解,就可能出現誤讀誤解誤判誤導誤傳誤信。
  3. 應提高辯證思維能力。一國博士研究生教育規模,應根據自身實際確定。我國需要多少所博士學位授予高校比較合適,應該根據我國國情認真加以論證研究,不能簡單地以發達國家的數據作為依據,更何況有些文獻提供的數據,其可信度也值得推敲。我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有世界上最大規模的科技人才隊伍,也已成為高等教育規模最大的國家。當前,我國高校教師中擁有博士學位的比例只有1/4,不僅新進教師的學歷不能完全保證,許多在校教師也要提高學歷。同時,建設創新型國家,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也對高層次人才提出巨大需求。建議不僅應保質保量適度擴大博士授予單位的培養規模,提高校均水平;也應堅持標準嚴格把關適度新增博士學位授予高校的數量,優化高等教育區域布局和均衡發展。
  加快教育現代化,實現內涵式發展,博士研究生教育不能成為“短板”。應按照國家安排部署,遵循教育規律,增強“四個自信”,堅持中國特色,擴大改革開放,堅持在適度擴大博士研究生規模的同時,加快發展博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以優化結構。同時,要下真功夫、花大氣力提高博士研究生的培養質量和效益,把好入口關和出口關,嚴格和規范培養過程,使優質博士研究生教育成為高等教育強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為增強我國教育總體實力和國際影響力做貢獻。
  (張煒,西北工業大學黨委書記、教授,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副會長)

  (原文刊載于《中國高教研究》2019年第5期)

免费分享网上团队彩票赚钱手法 望江县| 宜兰市| 神池县| 靖安县| 德保县| 青田县| 柏乡县| 微博| 泸溪县| 长乐市| 泰州市| 舞阳县| 子长县| 巴彦淖尔市| 岗巴县| 福贡县| 盈江县| 株洲市| 苍梧县| 怀仁县| 芦溪县| 石城县| 田东县| 广灵县| 渭南市| 阿拉善右旗| 德安县| 青冈县| 肥西县| 柳江县| 沙坪坝区| 阳新县| 屏边| 山阳县| 日照市| 小金县| 扶风县| 陕西省|